您的位置: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> 学位教育 > 短篇小说

短篇小说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1:41编辑:学位教育浏览(50)

    摘要: 十、接待引风波入夜,市区华灯初上,城市开始展露出繁华的夜景。位于市区中心的海上人间大酒店,显得鹤立鸡群一般,格外引人注目,楼顶上的霓虹灯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,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在海上人间大酒店的海滨 ...

    十、接待引风波

    入夜,市区华灯初上,城市开始展露出繁华的夜景。位于市区中心的“海上人间”大酒店,显得鹤立鸡群一般,格外引人注目,楼顶上的霓虹灯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,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

    在“海上人间”大酒店的海滨包厢里,小东和几个年轻人围着一桌山珍海味,边吃边交谈。

    今晚小东受欧乡长的委托,正在接待准备来乡里投资的广东省潮州市客商。小东满脸通红,频频举杯,逐一敬酒:“今晚我受乡政府委托,来招待大家,我现在各敬一杯。”小东虽然不胜酒力,但是自己主持宴会,生怕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。如此重要的美差让小东出面,小东自然是受宠若惊,十分诚恳地招待客人。

    酒过三巡,小东和客人都有几分醉意。饭局后进行什么娱乐活动?也就成为桌上的主要话题了,有的说去唱歌,有的说去桑拿,有的说去打牌,莫衷一是。

    最后还是一位广东客人提议打牌获得多数人的赞成。于是小东就在酒店定了一间棋牌室,领着几位醉醺醺的广东客人到了室内,这里桌上早已经摆好了牌九等赌具。

    这样的安排正中小东下怀,小东不免手指痒痒的,自己历来兴趣的活动难得派上用场。待大家坐定后,小东就顺手把门关上。

    “吧嗒”,小东熟练地摔出股子。

    只见广东客人推牌九、摸牌九的技术十分娴熟,推的有声有色,摸的不用眼看。本来也是行家里手的小东,相比起来就略显逊色。 不一会儿功夫,小东就输了几千块钱,今晚他的手气也稍逊一筹。

    正当小东开始输得焦头烂额的时刻,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。门外有人叫:“查房了。”

    门刚被推开,五名警察就快步进来了,围住了小东和广东客人。

    小东惊得头上冒汗,两腿发软。本来比较安全的酒店,今天怎么会有警察来检查棋牌室呢?小东迅速看了一眼进来的人,竟没有一个熟人,不禁脊背一阵发凉。

    “有人举报,你们在赌博。”警察厉声喝道。

    “外地的客商在娱乐,不是赌博。”小东声音颤抖着说。

    “不用狡辩,证据都在。跟我到派出所做笔录。”警察斩钉截铁地说,看来商量是没有余地了。

    小东一伙只好跟着警察到了派出所。小东刚坐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,门就“咯噔”一声被关上。坐在对面的两个警察立即开始严肃的询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……。”小东只能一一作答,心里万分沮丧,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讲,领导安排的招商任务也给搞砸了。他感到恐惧、愧疚和担心,特别是自己提拔加调动的宏伟目标,立刻变得十分渺茫。

    当警察再次听小东说是招商工作的需要时,竟怒火冲天,一顿训斥:“明明是聚众博,还找什么借口,举报人都说的很清楚了。”警察又补充了一句:“什么广东客商,就是一伙赌徒,签字后等待处理吧。”

    小东这时跳进黄河洗不清,只好在笔录上画字签押,但又觉得有些糊涂,警察讲“什么广东客商,就是一伙赌徒”是怎么回事?欧乡是说陪广东省潮州市客商的。难道其中有诈?小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    小东在派出所临时拘留人的房间里,门被反锁后,才彻底醒悟到—— 一场陷阱。

    十一、进城的郁闷

    乡政府通讯员送来报纸,我就顺手翻了下,看见里面有一封来信,原来小磊又寄信来了。我马上拆开浏览一遍,写的是小磊现在又被抽调下乡做整治矿业工作队了。

    自从小磊借调市经济委员会上班后,就会写信和打电话跟我联系,说些城里的新闻和市直单位的工作情况,我也盼望听到他的声音和看到他的文字。

    小磊信中讲的是被借调半年多的时间里,都是充当被抽去下乡做各种临时工作队的差事。市委市政府有开展中心工作,往往都有抽调工作队,每当抽调到市经济委员会时,市经济委员会的领导就会叫他去下乡,然后都会对他语重心长的说:“年轻人要多到基层锻炼锻炼。”就是这样马不停蹄地反复锻炼了几次后,小磊有些糊涂了,为什么领导对他这么情有独钟,是否领导在有意识的培养自己?看来又没有这种迹象。小磊注意到了市经济委员会单位里面的干部们都在优哉游哉,一杯清茶,一张报纸,一台电脑,悠闲的工作着。

    难道市经济委员会的干部们就不需要锻炼了,他们中不乏年轻人。小磊后来经过旁敲侧击的试问,才知道单位里正准备搞福利分房,由于房源有限,干部职工都在积极争取,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。并且还有许多需要照顾的理由,诸如有的有家庭、有的还没有对象,等等。

    小磊信中流露出郁闷、不解和烦恼的思绪。从小磊的来信,还有与小磊的交流中,我觉得市直机关的政治生态和乡镇相比又别具一格,从中看到了乡镇年轻人向往进城的梦想与现实形成的反差,不免为小磊感到不平。

    我就提笔给小磊写了一封信,安慰他安心的工作,鼓励他克服当前困难,从长远来看问题,争取早些调动,不要老是借用做临时工。小磊尴尬的境遇,我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    乡镇优秀的年轻干部到了城里就水土不服了,城市的诱惑力对我也开始减弱了。

    十二、下 海

    魏然屹立的市政府机关大楼里,人流穿梭,行色匆匆,显得有些忙碌。

    象是有一股磁力一般,使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三楼市经济委员会的办公室,好久没有看见小磊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。我就推门进入小磊的办公室,只见小磊手里正拿着一张文件,面无表情地看着。

    “小磊,最近忙吗?”我走到他跟前问道。听到我的声音,小磊吃惊地抬起头,他想不到我会来他的单位,好一会儿才说:“哦,你怎么来了,也不事先讲一下。”

    “周末我回城看望爸爸妈妈,顺便来你这里看看。”我故意说的轻松些,甚至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。“欢迎,欢迎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小磊有点喜出望外。他轻松的说:“现在也无所谓忙了。”小磊丝毫没有失意的样子。

    “为什么呢?不用做替罪羔羊了吗?”我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  小磊递过来刚才的在看的一张文件给我:“好不容易调令来了,怎么样?”“太好了,祝贺你。”原来他已经正式调动到市经济委员会,怪不得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。

    小磊还没有招呼我坐下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,边转身要向门外走边说:“跟我去一个地方看看怎样。”我只好跟他往外走:“现在就要请我吃饭吗?也不要这么急吧。”小磊就是往外走。

    我们来到临街的一幢写字楼里,坐电梯上了八楼。门口挂着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,原来是一家上市的公司。小磊并没有告诉我到这里干什么,就是带我在里面兜了一圈,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看到里面的员工都很忙,我们就出来到了街上。

    “今天我请你吃饭,我们找一家安静的餐厅吧。”小磊和我来到环境清静的咖啡屋里,萨克斯音乐环绕在咖啡屋里,营造出浪漫的气氛,我也好久没有到这样地方休遣了,况且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愉悦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    餐桌上的牛排和海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我们就边吃边聊。

    “我想跟讲一件重要的事情。”小磊严肃地说:“首先我万分的想念你,喜欢你;其次,我准备下海。”我一下子惊愕的说不出,对第一句我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但是对第二句是毫无思想准备的,这两件非同小可的事合在一起,叫我如何答复。

    “下海是干什么呢?”我问他。“就是辞职去刚才看的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上班。”小磊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回答。

    “铁饭碗不要了吗?”“市场经济的空间更大,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。”

    “我相信你的选择,人各有志吧。”我还是支持他的下海。虽然经济领域不会是风平浪静,但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

    “等我混出样子就来娶你。”小磊慎重地说。“咱们一言为定吧。”我也认真的答复,这是我初次、唯一的明确表态。

   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学位教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短篇小说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遗闻大全

下一篇:我们的曾经